CTRL + D
移动版

历史日记手机版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解密

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为何北宋两位宰相会为寡妇大大出手呢

发布时间:2020-04-24  传承者:历史日记  转载自:网络
字号:

  还不知道:北宋寡妇为何如此抢手的读者,下面历史日记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  寡妇门前宰相多?北宋两位宰相为争将军遗孀大打出手,双双被贬。寡妇门前是非多:两位京官为争同事遗孀大打出手,双双被贬。寡妇门前是非多:一桩再婚案惊动皇上 ,同时“撂倒”两宰相。

  从前有句俗语,叫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说是的丧夫寡居的妇女,其私生活最易引起旁人的关注,稍微有点绯闻,就会遭人说长道短。对于男人来说,寡妇的杀伤力远高于其他女性。北宋咸平年间,宋真宗的两位宰相(60岁的“右仆射”张齐贤、53岁的“左仆射”向敏中)就因为“争娶”一个寡妇,而受到贬官谪放的处罚。

  这个一出马就 “撂倒”两个当朝宰相的寡妇是何许人也?她靠着什么样的魅力完成此举呢?

  那个寡妇姓柴,是左领军卫大将军薛惟吉的老婆。薛惟吉的出身也算显赫,他的父亲薛居正是宋太祖时期的宰相,在任期间的最大功劳,就是主编了二十四史中的《旧五代史》。只是,薛居正是个妻管严,他的正妻非常厉害,且不能生育,虽然家中婢妾不少,在悍妻的监管下,他也不得下手,所以,无子无女。为了续接香火,老薛才收了小薛(薛惟吉)为养子。

  居正妻妒悍,无子,婢妾皆不得侍侧,故养惟吉,爱之甚笃(《宋史》)。

  柴氏是薛惟吉的续妻,前妻给他留下了两个儿子薛安上、薛安民。柴氏嫁给薛惟吉后,就成了后妈。薛惟吉像他的养父薛居正一样,也不善治家,家庭关系处理得并不好。柴氏还没能为薛家生下一子半女,薛惟吉就意外出世了,于是,柴氏与小薛前房留下的一双儿子的矛盾就总爆发了。矛盾的导火索,同现代某些富商家庭一样,为了家产。结果,一家人闹上了公堂。

  至道二年,惟吉移知延州,未行,卒,年四十二……然御家无法,及其死,家人争财致讼,妻子辨对于公庭(《宋史》)。

  这场遗产官司,是始于柴氏思谋再嫁,薛家儿子就以柴氏想私吞薛家财产为名,将柴氏告到开封府。令人难以想到的是,就是这样一件普通的遗产官司,却牵扯出当朝两大宰相的丑闻。

  薛家二子,以“(柴氏)尽畜其货产及书籍论告,欲改适(张)齐贤”之名,向柴氏发难。因为此案牵涉到前朝宰相薛居正,开封府不敢擅自受理,便直接上报真宗赵恒,让皇帝决定如何处置。因为事关前朝宰相,宋真宗不愿把事情闹大,就派有关部门悄悄审问柴氏,“上不欲置于理”,便命司门员外郎张正伦前去悄悄讯问柴氏。结果是,柴氏的回答跟薛家二子的诉状完全不同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宋真宗只好另派御史去认真调查。

  受到有司调查的柴氏并不是逆来顺受之主,她认为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,那个人就是私买薛家宅院的向敏中。于是,剧情开始反转,柴氏向御史揭发了向敏中,因为向敏中曾向自己求婚,遭到拒绝后,心怀愤懑,这才唆使薛家二子诬告自己的。“遂言(向)敏中尝求娶己,不许,以是阴庇安上。”

  御史一听,这案又牵涉到当朝宰相,不敢擅自作主,又将案子推给真宗。闻奏后的赵恒,亲自询问向敏中,有没有这回事?向敏中说,他前不久才死了老婆,哪顾得上再娶之事呢,“未尝求婚于柴”。宋真宗下旨不再追究。然而,柴氏却不想就此息讼,“又伐鼓,讼益急”。

  柴氏此次的诉讼事由是,向敏中花低价买下了薛家旧宅。一桩房屋买卖,本是正常之事,柴氏为何要以此发难呢?原来,薛惟吉的两个儿子都是游手好闲之辈,是一对让人不省心的败家玩意。为了让薛家后人能有个正常的生活保障,宋真宗曾下诏,不许他们卖掉父祖的产业。宋真宗的这番好意,朝臣大多是知道的,作为左仆射的向敏中却违旨私购,这让真宗不爽,下旨将此事交御史台认真查处。

  这一查一下子又让案情变得越来越复杂。一向跟向敏中不和的盐铁使王嗣宗也借机跑来揭发,说向敏中向皇帝说了假话,妻丧不娶都是屁话,因为,向敏中最近正准备要迎娶已故驸马都尉王承衍的妹妹为妻,“密约已定而未纳采(纳采为古代婚礼中六礼之一:男方欲与女方结亲,请媒妁往女方提亲,得到应允后,再请媒妁正式向女家纳“采择之礼”)。”

  为此,真宗专门找人询问王氏,得知确有此事,对向敏中很不满,把他找来当面批评,说他不诚实,明明私下里紧锣密鼓地安排再婚的事,居然骗皇帝说没有这种想法。在真宗想来,向敏中说他并没有向柴氏求婚,这说法恐怕也靠不住。宋真宗认为向敏中以前说不再议婚事是妄语,便“罢向敏中为户部侍郎,出知永兴军”。

  但是,案件至此还没结束,御史调查中还发现,柴氏之所以如此固执地一再上告,原来,是有人在背后指使。薛惟吉遗孀柴氏状告向敏中及薛安上,是张齐贤的儿子、时任太子中舍张宗诲教的。进一步审问柴氏的心腹仆人,还发现她埋藏了金贝财宝约两万缗(一缗即一贯)。于是,张齐贤被贬为太常卿、分司西京,其子张宗诲被贬为海州别驾。

  至于柴氏,自然也没办法如愿嫁给张齐贤。她还被罚款铜八斤,并且赎回薛氏旧宅的钱就是用她埋藏的那些金贝,可谓“赔了丈夫又折金”。抗旨出售薛家老宅、诬告母亲的薛安上兄弟二人,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,真可谓“五败俱伤”。

  一个寡妇为何有如此魅力,大受男人欢迎呢?原来,宋代妇女改嫁、再嫁很普遍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,宋代法律支持寡妇携带自己的奁产改嫁。法律保障妇女自由支配奁产的权力是好的,但是,却也引发另外一些意想不到的官司。一些男人不愿将自己经营所得归于族产,便置于妻子的妆奁名下(包括屋契),结果妻子改嫁或再嫁时一并带走,进而引发再嫁妇女与夫族的财产纠纷。

  薛惟吉遗孀柴氏的“货产及书籍”,很可能是薛惟吉生前不放心败家儿子才置于她妆奁名下造成的。著名理学家程颐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,两位宰相争娶一妻,无非“为其有十万囊橐故也”。张齐贤要寡居的柴氏与向敏中要娶寡居的王氏一样,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人,而是她们背后颇丰的“货产”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www.85rj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历史日记